惠农网

“网络+寄递”违法犯罪上升 最高检发“七号检察建议”

近年来,随着我国寄递行业的快速发展,利用寄递渠道实施违法犯罪呈现大幅上升态势。记者25日从最高人民检察院获悉,经最高检检察委员会审议决定,于今年10月20日向国家邮政局发出了“七号检察建议”,同时抄送交通运输部、商务部等12个有关部门,推动强化安全监管,堵塞管理漏洞,促进寄递行业健康持续发展。同时,最高检发布了检察机关依法惩治寄递违禁品犯罪典型案例。

案例:邮包里藏着象牙和羚羊角

在检察机关依法惩治寄递违禁品犯罪典型案例中,陈某帅等人非法收购、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制品一案属于新型非法买卖野生动物制品犯罪。

根据最高检通报,2018年10月至2019年10月间,陈某帅、蔡某等19人,以牟利、药用、收藏等目的,通过微信网络平台展示、看货、询价,使用银行卡、微信、支付宝转账进行资金结算,利用寄递渠道实施非法收购、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制品行为共计30余次,涉案野生动物制品有羚羊角、象牙制品、犀牛角制品及其他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制品若干,合计价值2600余万元。最终,法院以非法收购、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制品罪判处陈某帅等人有期徒刑十二年至五个月拘役不等刑罚,其中5人被判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

检察机关指出,全国各级检察机关起诉的寄递野生动物及其制品案件由2017年的45件上升至2020年的226件。此类案件存在证据固定难、全链条打击难的特点。犯罪分子通过物流寄递渠道实现人货分离、人资分离。在本案中,犯罪分子将野生动物制品图片等信息通过微信平台展示,事后通过删除网络、手机记录,使用虚假电话、姓名投寄快递等方式逃避打击,增加了查办难度。

另外,根据最高检通报,寄递的违禁品种类繁多,除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及其制品外,还包括毒品、枪支弹药爆炸物、伪劣商品、假药、假币、淫秽物品等。其中,检察机关办理相关案件中,涉及寄递毒品、枪支弹药爆炸物案件数量大。

形势:寄递安全监管与行业发展不匹配

随着邮政业的迅猛发展,利用寄递渠道实施贩运毒品、买卖(运输)枪支弹药爆炸物和野生动物及其制品等违法犯罪活动高发、多发。近日,最高检第十三届检察委员会第七十四次会议审议通过寄递违禁品问题检察建议(以下简称“七号检察建议”)。这也是最高人民检察院制发的第七号检察建议。

“七号检察建议”指出寄递安全监管与行业发展形势不匹配。近年来不法人员利用“网络+寄递”形式实施违法犯罪活动大幅攀升,但寄递行业监管涉及多个管理部门,邮政管理力量薄弱,统筹协调机制不健全,安全问题成为制约行业健康发展的短板。同城直送、众包配送和智能快递柜等新业态不断涌现,但没有执行实名收寄、收寄验视、过机安检等制度。同时,物流寄递、跨境寄递数字化、网络化日趋复杂,一些大宗货物托运行业也从事寄递业务,安全监管职责主体不清。

另外,寄递安全监管预防举措不多,运用信息化手段监管能力不足,常态化有效监管难以落实。部分寄递企业常常更重视绩效与业务量挂钩,轻制度监管执行,为压低成本违规招揽客户资源,甚至恶性竞争,实名收寄、收寄验视、过机安检等制度在执行中流于形式。寄递从业人员安全防范意识和应对能力也有不足。

建议:提高关键岗位入职门槛 加强监管力度

“七号检察建议”认为应全面深入调研寄递安全监管方面存在的问题,研究制定新时代强化寄递行业安全监管的政策措施。积极争取有关部门的支持,通过购买社会服务等方式充实监管力量。协同相关职能部门完善体制机制,努力理顺并解决寄递统筹监管困难的问题,确保寄递安全监管与行业发展相适应。

在加强寄递新业态监管方面,“七号检察建议”建议对同城直送、众包配送和智能快递柜等寄递新业态,以及大宗货物托运行业从事寄递业务等问题,商有关部门出台相应管理规定,完善行业规范,消除监管盲区。

在压实寄递企业主体责任方面,“七号检察建议”提出完善寄递行业准入机制等建议。比如细化实名收寄、收寄验视、过机安检“三项制度”的操作规范,推广验视留痕、人脸识别、二维码扫描、寄递系统与身份信息绑定等经验做法,健全行业诚信制度和退出机制,将寄递企业涉案情况纳入信用体系。

在提高从业人员安全防范和应对能力方面,“七号检察建议”提出健全从业人员考评机制、适当提高关键岗位入职门槛、完善从业人员培训制度等建议。

国家邮政局市场监管司相关负责人表示,近年来,为维护寄递渠道安全畅通,邮政管理部门做了大量工作,也取得了积极进展,但是当前寄递安全监管能力建设滞后于邮政快递业快速发展的形势,收到“七号检察建议”后,国家邮政局高度重视,及时召开党组会议进行研究,下发工作方案全面部署抓好建议书落实工作。

惠农日报·惠农网记者 李婧

责任编辑 钟欣 李婧